<span id="jzljf"><video id="jzljf"><span id="jzljf"></span></video></span>
<progress id="jzljf"><noframes id="jzljf">
<span id="jzljf"></span>
<strike id="jzljf"><noframes id="jzljf">
<progress id="jzljf"></progress><th id="jzljf"><noframes id="jzljf"><th id="jzljf"></th>
<strike id="jzljf"></strike>
<th id="jzljf"><video id="jzljf"><th id="jzljf"></th></video></th>
當前位置:人間百態>奇聞異事 >   廣西失聯男童回家后總是哭著說不要

廣西失聯男童回家后總是哭著說不要

導讀:來了!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原本待在屋子里的十幾個人一窩蜂涌了出來,迎到前院。爸爸抱著3歲的李卓城進了家門。他踩著門口內側那張寓意著紅

廣西失聯男童回家后總是哭著說不要

“來了!”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原本待在屋子里的十幾個人一窩蜂涌了出來,迎到前院。

爸爸抱著3歲的李卓城進了家門。他踩著門口內側那張寓意著“紅紅火火”的紅紙,跨過炭火盆。隨著一片叫好的歡呼聲,人們開始聚焦這個失聯68小時的男孩。

8月9日下午1點40分左右,在廣西藤縣塘步鎮塘村大村片附近,男童李卓城從家門口失蹤。隨后,村里展開了大規模的搜救活動。村民、警察、政府工作人員、消防員都加入其中。

12日,藤縣塘步鎮政府發布通報,經各方力量合力尋找,孩子于當日早上10點左右在大塘村一片山沖中被找到,暫無生命危險。8月16日下午,李卓城結束在醫院的治療,回到了村里。

【1】搜救68小時后,男孩現身

8月12日早上,搜救工作已持續68個小時。

李偉全正穿梭在比他高好幾倍的草叢里,一個電話打了過來,是同村的村民:“你的孫子找到了!人很好!”李偉全一下就暈了,腿上突然沒了力氣,摔倒在地上。

回過神后,他又馬上撥了回去:“你確定一下,我的孫子安不安全?現在身體好不好?”得到肯定的答復后,李偉全安下心來。

消息不到10分鐘就傳遍了全村,群里充滿了喜悅和對孩子的關心,一位村民形容,“就像中了幾百萬一樣。”

現場視頻顯示,在一片山沖的荒草中,3歲的李卓城被人群團團圍住,一位女性村民將他抱在懷里,他拿著一瓶純凈水在喝,站在身后的民警把外套脫下來披在他的身上。

莫海文是參與此次救援的村民之一,視頻中的那位女性村民是他的嫂子。他聽嫂子說,原本搜救隊員是在相互喊話,詢問搜尋情況,結果突然聽到有孩子在喊“爸爸媽媽”,再次確認后,隊員們立刻朝聲音傳來的方向沖了下去,最終發現了李卓城。

被找到時,孩子全身都是被蚊蟲叮咬的紅點,但精神狀態比較好,就是一直喊餓,重復地說著“我要喝水”。

很多在附近搜索的警察和村民都圍了過來,村支書是學醫出身,在現場給孩子簡單做了檢查和處理,同時通知了救護車。

救護車載著李偉全和孩子從村里出來時,媽媽已在村口等著了。一直都很平靜的李卓城看到媽媽的瞬間,“哇”地一聲哭了出來。媽媽也沒繃住,她發現孩子瘦了很多,只穿著走失時的上衣,衣服濕噠噠的,身上也有很重的泥味。“又激動,又心疼。”

很快,李卓城被送入藤縣人民醫院進行治療。在搜尋過程中受傷的民警也在搜救結束后去往醫院,傷勢并不嚴重。原本預計在當日增援的150多名警力,在半途中收到孩子被找到的消息,返回了單位。

經過醫生診斷,李卓城除了身上多處被蚊蟲叮咬之外,還有輕微的脫水癥狀。

【2】丟失

李卓城最后一次出現是在村莊的主路上。表姐不愿意帶著他玩,他不高興了,坐在地上大哭。住在路旁的房子里的一位村民試圖把他拉起,勸他回家,但他不愿意。

后來,村民去了村里,想要告訴他的奶奶。但等她趕到時,孩子卻不見蹤影。

通過這位村民家的監控可以看到,李卓城在下午1點40分左右,沿主路向村子的方向走,然后離開了監控畫面。

起初,大家以為他和伙伴玩耍去了,或是誤打誤撞走到了別人家。由于村子附近沒有池塘,家長并不擔心溺水問題。村里的孩子們都是“散養”長大,幾十年也沒誰走失。

奶奶找了一個多小時,李卓城還沒出現。消息被傳到大村的群里,全村人出動,家里有摩托車的村民開著車到更遠的公路上尋找。

20多年前,爺爺李偉全一家從村里遷出。他們平時住蒼梧縣,逢大事才回去。

事發前一天,他帶著妻子、兒子、孫子回村里喝喜酒,打算等過完中元節再離開。出事時,李偉全才幫同村人辦完喪事,到了藤縣,他想休息一下。“沒想到就多住了一天,就出事了。”他說。

從孩子丟失的地方向前走五六米,可以看到聚居的村落。往里走,主路逐漸崎嶇,路中央還堆疊者磚塊,3米多高的雜草密密麻麻。

這條路上有極少數養豬場和魚塘,它的更深處有一座林場,每天只有幾個村民會騎著摩托車從這里經過。

在這條路上,距離李卓城丟失將近1.5公里的地方,村民們找到了他的鞋子,一正一反地擺在路邊。再向前20米,李偉全的堂弟發現了侄孫被扔在地上的藍色短褲,已經布滿污漬。找到褲子后,堂弟把李偉全叫來,確認是孩子的褲子,村民們立刻報了警。

【3】尋找

大村的地形像一口鍋,村民們的居住地在“鍋底”。這里四周環山,山勢較高,坡度也比隔壁縣城的更陡,再加上雜草叢生,村民們犯了難,“人根本就走不過去。”

這給搜救工作帶來了難以想象的阻礙。

為了方便,大部分人手上都拿著一根近2米長的棍子,用棍子把雜草撥開,再鉆進去找。很多草木的邊緣鋒利,將搜救人員的身體拉出一道道口子。

以被找到的衣物為中心,大家將方圓3公里的地方來回找了三四次。距離找到褲子不遠處,分岔出一條向下的路,路的盡頭是三個大魚塘,男人們脫下衣服,把魚塘里里外外撈了個遍。

警方到達現場后分為了兩組,一組負責調取現場周圍的天網監控,對重點時間段的車輛和人員進行排查。另一組警力負責與村民們聯合開展搜尋工作。

警方出動了無人機和3條警犬,將搜救人員分為10組,村民在前方帶路,警察在后面跟著找。孩子父親對村里的山不熟悉,就跟在村民們身邊,李偉全的想法和警方不同,多數時候,他選擇自己在家附近的地方搜尋。

李偉全說,沿路的房子雖然裝有攝像頭,但全都是壞的,沒法提供更進一步的線索。原先拍到孩子在地上大哭的攝像頭監控到,孩子離開5分鐘后,一位同村村民干完農活,曾騎著電動車從這里經過。但這位村民表示,當時并沒有見到孩子。

隨著時間流逝,天色逐漸暗下來,搜救工作變得更難進行。每人拿著一個手電筒,或者用手機和太陽能燈照明,電池常常被耗盡。平日這個時間段里一片漆黑的群山,布滿了點點亮光。

靜寂卻顯得更加突出。搜救的過程中,搜尋人員需要一遍遍地喊孩子的名字,每喊過一次就得立刻停下,屏住呼吸,仔細去聽是否會有孩子的聲音。但通常,回應他們的只有耳邊呼嘯的風聲。

摔倒是常有的事。受到臺風影響,空中不時會下起小雨,山里多數是泥路,如果踩到枯樹葉,腳一滑,手邊沒有能支撐的東西,很容易摔得仰面朝天。

沒有人能計算出自己究竟摔了多少次,對于搜救人員來說,雨水、汗水、泥水總是混雜在一起的。

還有一位因此受傷的派出所民警,他在搜尋過程中不小心摔倒,棍子戳到屁股,弄破了警褲,造成擦傷,流了血,也只是隨便處理一下,又重新鉆進草叢中。

渴了餓了,有村民把水、面包和八寶粥送到山里。實在累得不行,就地坐下來休息一會兒,抽根煙,聊一聊可疑的地方,再站起來接著往下找。李偉全沒有胃口,靠著一罐八寶粥和半碗粥在山上頂了兩天。

他害怕夜晚降臨,擔心孫子因為天黑看不到路,不小心從路邊比較陡的地方摔下去,沒力氣上來。一想到這里,他又立刻跑到路邊,專找最陡的地方往下走。外甥不放心,怕他出事,跟了上去。

對于孫子的下落,李偉全猜測過很多種可能性。他懷疑是人為因素,又覺得可能是孩子找不到家人,用了最大的力氣往某個方向跑。最壞的情況是,村里有人開車,沒看到坐在地上的孫子,把他撞倒了,又怕被人看到,就放在了后備箱里,而后備箱里是沒有多少氧氣的。他寧愿孩子是被人抱走的,要是這樣,起碼說明他還活著。

李偉全一邊猜測,一邊拼命地找。他不愿意在別人面前流露出自己的脆弱。事情發生后,他的電話一直沒停,不斷有人打進來,關心孩子的下落。很多人哭著跟他說話,他不得不反過來安慰他們,讓他們不要害怕。“但其實我真的很怕。”

除了到山頭和路邊尋找,每個村莊和公路的路口,都有人24小時值守。他們會攔下過往車輛,在跟司機說明孩子走丟的情況后,征得司機同意,檢查車里的情況。

據藤縣融媒,此次搜尋行動共計約500名人員參與。李偉全說,除了村民們徹夜尋找,還有許多民警每天都搜尋到凌晨兩點,三個小時后的清晨,又會有一批新輪換的民警再回來。

尋找之余,孩子的媽媽也借助了網絡的力量,她在短視頻平臺上發布了孩子走失的消息,視頻得到大量轉發,從CCTV到梧州電視臺,從可視媒體到車載廣播,各個平臺找到她,讓她登記孩子的信息,“熱度一下就上去了”。

【4】疑惑

8月14日下午,九派新聞記者在藤縣人民醫院見到了李卓城。

他坐在病床上,背對門口,右手吊著點滴,身上的紅點痕跡已淡了一些。湊近再看,可以發現除了紅點之外,小卓城身上還有很多道被草割傷的口子,由于沒有穿鞋,他的腳被傷得最厲害。

病房里是隨處可見的祝福,地上有幾箱牛奶和一個大果籃,旁邊的病床上放著一束向日葵,附有一張卡片,希望小卓城可以早日康復。還有很多送來的香蕉、龍眼、葡萄,沒地方能放,媽媽把它們收到了病床對面的大柜子里。

病房旁邊的柜子上,放置得最多的是水,除了醫院提供的水壺之外,旁邊還擺著三瓶沒喝完的純凈水。媽媽說,剛入院時,孩子一直在睡覺,飯也不想吃,粥也不喝,“就說要喝水”。

水壺前面是一大袋紫葡萄,這是小卓城最愛的水果之一??辛藘煽诘奶O果和剩下一半的小籠包被放在一旁,桌上還有幾瓶需要外用和口服的藥。輸液到一半,醫生把輸液部位從右手換到了右腳,媽媽解釋,這是因為孩子前兩天一直在吊點滴,手已經腫了。

前來探望的李偉全哄著讓孫子叫人,小卓城沒有說話,眼神直直地盯著他。幾十秒后,小卓城終于緩緩開口,叫了一聲“爺爺”。

小卓城對很多事情都表現出了抗拒,最直接的方式是搖頭,或是帶著哭腔說“不要”。他不愿意站起來,不想喝牛奶,也不喜歡媽媽給他擦藥。

媽媽能明顯感覺到,兒子不一樣了。以前,小卓城活潑好動,話多,問題也多,膽子還大,喜歡和伙伴們一起玩,不怕陌生人,很容易親近。但入院后,他變得不怎么說話了,也不愛搭理人,媽媽問他要不要和哥哥姐姐一起玩,他總是搖搖頭。

小卓城以前很喜歡槍,對各種槍的類型都有了解,家里關于槍的玩具堆得滿滿的,往常,他每天早上會把槍拿出來,一個個擺好?,F在,家里人把槍擺在他的面前,他卻沒有太大反應。

但小卓城的精神狀態已比前兩天好多了。爸爸記得,兒子剛進醫院時,經常處于困倦的狀態,“剛幫他包扎好傷口,5分鐘不到就睡著了”。待在醫院的第二天,他只起床簡單吃了些面包和香蕉,不到半個小時,又沉沉睡去,媽媽把手機給他玩,他也不要。

睡覺姿勢也發生了變化。事情發生后,小卓城有時睡覺會用手捂住臉,媽媽看到了,會把他的手拿開,撫摸他的頭,一遍遍地在他耳邊重復:“不要怕,媽媽在這里。”孩子的手腳有些冰涼,媽媽也需要經常摸一摸。

小卓城睡覺時,媽媽會用棉簽幫他清理手指甲和腳趾甲里的泥,泥嵌到指甲縫里太深了,通常很難弄出來。媽媽猜測,孩子的雙手可能曾用力地抓過泥土。

孩子無法用語言描述自己走失的原因,以及他這3天里是如何度過的。孩子爸爸說,剛進醫院那天,醫生給小卓城檢查時討論過,如果孩子一直沒吃沒睡,他的眼球應該是很紅的,但小卓城的眼中沒有任何紅點。

小卓城被發現的地方距離丟失的位置超過了3公里,很多村民指出,那個地方算得上是“荒郊野嶺”,雜草長到了2米高,身處其中,能看到的最遠距離不到5米,甚至很多成年的村民都沒去過。爸爸覺得困惑,兒子是一個很怕臟的人,應該不會跑到泥路上去,他平時又比較懶,逛街沒多久就喊著要爸爸媽媽抱了,怎么會一個人走那么遠的路呢?

這些疑問還沒能得到解答,家長們已經把需要的材料和信息提交給了警方,剩下能做的,就是等待調查結果出來。

目前,對于全家人來說,找到了孩子才是最重要的。這幾天,李卓城的爸爸和媽媽都放下了手上的工作,24小時陪護在孩子身邊。

醫生建議父母多安撫孩子,不要讓他回憶起當時的事情,多跟他聊一聊他喜歡的東西。大家經常跟卓城提起南寧百貨,那是當地的一座商城,里面有一個游樂場所,平時爺爺奶奶經常帶他過去,他可以在那里滑滑梯、釣魚、玩沙子,度過愉快的一天。

【5】謹慎

李卓成被找到后,民警們收了隊,村民們也回到了村里,為了感謝警方援助,大家買了鞭炮,集中在村邊的廟堂前,拿出節日里才穿的舞龍舞獅服,給民警們了一段。警車離開時,村民們又來到村路兩旁,鼓掌歡送。

8月13日晚上,為了答謝搜救的鄉親們,李偉全在廟堂前設宴,擺了60多桌酒席。

兩天后,李偉全帶著兒子和部分參與了救援的村民給藤縣公安局、治安、巡警和刑偵大隊送去5面錦旗,并把他們因為搜尋工作落在山里的兩個對講機還了回去。

16日下午,李卓城的家人帶著孩子回到了村里。孩子的精神狀態看起來比在醫院時更好了,他的話變得更多,開始和身邊的伙伴打鬧,有陌生人來和他一起拍視頻,他也能跟著比出“耶”的手勢。

從前,主要是奶奶負責帶孩子,爺爺也很寵他,只要有時間,就會帶他出門玩。

相比之下,爸爸媽媽陪伴孩子的時間要少一些。媽媽在梧州龍圩區開美甲店,收工通常都比較晚,有時回來,孩子已經睡著了。爸爸在藤縣做凈水器生意,常常要在外面跑。經過這次事件后,全家人都變得更謹慎,決定以后把孩子跟得更緊一些。

爸爸說,為了兒子的狀態,以后讓孩子回村的次數可能不會太多,最好是盡快回到熟悉的家中,在家里,自己弟弟的兒子和女兒可以陪著他一起玩,“盡量讓他去忘記那幾天發生的事”。家里之前給他報了幼兒園,按照計劃,今年9月就要入園了,爸爸希望能早日把兒子的心態調整過來。

村民們也因為這件事情心有余悸。村子里,幾乎每戶人家都至少有一個在外打工的年輕人,他們大都20來歲,沒有資金和創業經驗,得先從最基礎的做起。由于家里的開支需要,通常,年輕夫妻會一起外出打工,主要地點在廣東,一年到頭,很少回村。有條件的,會把父母和孩子一起接出去,沒有條件的,就把幾歲大的孩子留在家里,由爺爺奶奶帶著。

過去,村里沒發生過這樣的事情,孩子隨便跑,玩餓了再回家吃飯,但現在,村民們都變得小心翼翼起來,“這個心態不行了,大家不敢了”。

標簽: 廣西 失聯 男童
為您推薦
  • 樂山大佛真身全部露出 四川高溫干旱水位下降
    樂山大佛真身全部露出 四川高溫干旱水位下降
    2022-08-21 09:54:03
    8月20日,受持續高溫、降水偏少的影響,四川省樂山市境內大渡河、青衣江和岷江水流量明顯減少,位于三江交匯處的樂山大佛真身也全部露出,
  • 俄烏都稱戰局將有“重大突破”
    俄烏都稱戰局將有“重大突破”
    2022-08-21 09:51:50
    俄烏沖突戰況陷入僵持之際,俄烏雙方近日都宣稱取得重大進展。俄軍近日宣布在頓涅茨克和哈爾科夫方向奪取了兩處戰略要地,俄軍事專家普遍認
  • 女子耳釘塞被曬化求助消防員
    女子耳釘塞被曬化求助消防員
    2022-08-21 09:49:25
    近日,浙江杭州,因天氣太熱,一名女子的耳釘塞被曬化拿不下來,便來到消防站求助。消防員連忙將她帶進作業室,用尖嘴鉗將耳釘小心翼翼地剪
  • 長三角 凝聚合力促發展
    長三角 凝聚合力促發展
    2022-08-21 09:48:40
    7月,上海港預計集裝箱吞吐量完成超430萬標準箱,創歷史同期新高;8月11日,2022年度長三角G60科創走廊科技成果拍賣會成交額突破50億元……
  • 俄軍消滅20名美國雇傭兵 俄軍在哈爾科夫州消滅超百名武裝分子
    俄軍消滅20名美國雇傭兵 俄軍在哈爾科夫州消滅超百名武裝分子
    2022-08-21 09:46:05
    俄國防部:俄軍在哈爾科夫州消滅超百名武裝分子,包括20名美雇傭兵綜合俄羅斯《共青團真理報》、俄新社最新報道,俄國防部發言人科納申科夫
  • 成都高溫限電 地鐵關閉部分照明
    成都高溫限電 地鐵關閉部分照明
    2022-08-21 09:45:31
    罕見的高溫熱浪持續影響著四川。據報道,四川正面臨歷史同期最高極端溫度,最少降水量,最高電力負荷——三最疊加的局面。目前,四川已啟動
  • 高溫紅色預警已連發10天 中央氣象臺繼續發布高溫紅色預警
    高溫紅色預警已連發10天 中央氣象臺繼續發布高溫紅色預警
    2022-08-21 09:43:03
    今早(21日)6時,中央氣象臺繼續發布高溫紅色預警,這已經是中央氣象臺連續第10天發布高溫紅色預警。預計今天(21日)白天,甘肅南部、陜西南
  • 勞榮枝家屬將趕赴庭審:望發回重審
    勞榮枝家屬將趕赴庭審:望發回重審
    2022-08-21 09:42:27
    備受關注的勞榮枝案,二審將于8月18日上午9點半,在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勞榮枝案一審審理過程中,勞榮枝認為自己被法子英脅迫,起
  • 杭州靈隱寺暫停請購十八籽佛珠手串 8月21日起實施
    杭州靈隱寺暫停請購十八籽佛珠手串 8月21日起實施
    2022-08-21 09:38:39
    據杭州靈隱寺官微消息,為切實做好疫情防控工作,避免人員聚集,保障廣大游客、信眾的健康安全,自8月21日起,杭州靈隱寺流通處暫停請購十
  • 美稱將在臺海進行??胀ㄐ?中方警告
    美稱將在臺海進行??胀ㄐ?中方警告
    2022-08-21 09:36:38
    8月17日,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主持例行記者會。有記者提問,美國白宮國安會印太事務協調員坎貝爾在電話吹風會上指責中方對佩洛西訪臺反應過
国产の无码专区吃奶喷水
<span id="jzljf"><video id="jzljf"><span id="jzljf"></span></video></span>
<progress id="jzljf"><noframes id="jzljf">
<span id="jzljf"></span>
<strike id="jzljf"><noframes id="jzljf">
<progress id="jzljf"></progress><th id="jzljf"><noframes id="jzljf"><th id="jzljf"></th>
<strike id="jzljf"></strike>
<th id="jzljf"><video id="jzljf"><th id="jzljf"></th></video></th>